当前位置:首页 > 库存行业 > 行业新闻
被回收的手机都去了哪里?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9/4/9 9:23:40

手机主板竟藏“真金白银”

        深夜十一点多,张晓真在灯火通明的公司跟兄弟们卸货,从全国各地回收的几十万部废旧手机,来到了它们的中转站。

        张晓真,80后创业者,在废旧手机的行当摸爬滚打近十年。他在福州的公司,每年处理废旧手机数量多达700-800多万台,仓储车间里的每个麻袋里面都有800-1000部手机。流水线上的工人会对手机进行初步拆解,熟练地撬开手机后盖,分离电池,拔掉SIM卡和储存卡,再扔回流水线的传输带。每人每天经手的手机数量就达到7000-8000部。

        在这里,你会被数量庞大的废旧手机裹挟,品类从90年代到近几年的不等。在从业者的眼里,越是“古董”的手机越是值钱,一批九十年代的手机可谓是“上等货”,因为早年制造手机的工艺较为粗糙,只能用数量相对较多的贵金属来“锁住”信号,保证正常通话。

  手机能拆出金、银、铜,其实很多其它电子产品都可以。利益所趋市场不可能看不到,这也就催生了中国规模惊人的电子垃圾产业链。

被回收的手机都去了哪里?

        电子垃圾的产业链涉及前端和后端。以废旧手机为例,前端即全国各地的回收网络,在互联网没有普及之前,多是城镇里的小摊小贩,走街串巷地回收废旧电器。城镇里的小商贩收购后再汇集到省一级的大商户手中,进行分挑分选以后,流通给不同需求的供应商。近年来,线上回收渠道开始发力,爱回收、爱换机等品牌收购了大量的废旧手机,渐渐占领主要市场。

  不同成色的废旧手机,会在这个产业链的中后端流向不同的渠道。可以继续使用的手机会流通到深圳华强北等地,作为二手机或翻新机再次销售。报废的手机,一部分会被大型的后端处理公司收购,进行金属提炼,提炼后的贵金属卖给深加工企业。而另外很大一部分,则会流通到汕头贵屿等地的众多私人作坊进行拆解,电路主板交给后端的作坊进行提炼。 

一吨废旧手机可以提炼出来多少“真金白银”

         以一批5-10年前的废旧手机为例,每吨可以提炼出来200-300g黄金,1000-3000g银,100kg左右铜,以及几克到十几克不等的钯、铂金。传统的承包矿山做金矿开采,一吨金矿石的含金量大概也就只有15-20g。相比之下,一吨废旧手机的黄金含量要远高于金矿石。以废旧手机为代表的电子垃圾,由此被称为“城市矿山”。


汕头贵屿:一个号称左右国际金价的小镇

        汕头贵屿,偏居南方一隅,过去二十年,这里被称为“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”。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盘踞在这个本地人口只有20万的小镇,与之相生相伴的是“污染”和“全球最毒地”等一系列词语。

        能提炼出贵重金属的电子垃圾意味着可观的财富,这让贵屿人看到了商机。用张晓真的话说,在贵屿,最早入行并且坚持下来的人,多半都已经成了“财富之友”。即使不长期从业,这依然是一个可以赚快钱,挖掘第一桶金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当地财政收入绝大多数都源于拆解业,地方政府也非常支持拆解业的发展。这也是电子垃圾产业能在贵屿等地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。有数据证实,拆解业一度占到贵屿GDP的90%以上,超过10万人口从事该行业。

  据张晓真估算,仅以废旧手机一项废旧电子产品为例,目前贵屿每月处理量约为1000多万台,一年下来有一亿两千万部,合计约10000-20000吨。以每吨废旧手机含有200g黄金计算,每年可以提炼2-4吨黄金,价值在10亿人民币左右。

  在记者的走访过程中,有村民说,在拆解电子垃圾的鼎盛时期,炼金大户可以日进黄金十几公斤,周边的广州、深圳、香港等地的金店和珠宝行的黄金多数源于此。巨大的黄金产量,当地人甚至号称贵屿可以左右国际金价。超过5000家电子和塑料拆解户,上10万的从业者,用最原始的方式,实现他们的发财梦。

用最原始的“洗金”、“烧板”进行提炼

        近十几年来,国内电子产品的消费量越来越大,也带动了电子垃圾的存量。进口垃圾价格优势不再,并且要冒着极大的法律和政策风险,这使得近年来在贵屿拆解的电子垃圾,原材料转以国内为主。

  但贵屿拆解废旧电子垃圾沿用的却依然是最传统的方法。大量运送至此的电子设备,被人工拆分出铁、铜、塑料、电路板等部分,然后用碳火炉烤熔出电路板上的零件。如果有黄金等贵重金属,就用硫酸“洗金”,如果是提炼铜,用的则是“烧板”。

  其中“洗金”的方法带有明显的贵屿特色:用混合硫酸、盐酸等化学试剂制成“王水”,将含贵重金属的电子废品进行“烧洗”,当地称之为“下高炉”。“下高炉”后,铜铁分离,再以硝酸溶解烧洗物,后经土法工序,便可得到黄金。其中“王水”配置比例、土法提炼工序,绝不外传。

        90年代前后,电子拆解回收行业的鼎盛时期,巨额的财富吸引了数以十万计的来自安徽、湖南等地的农民工。他们涌入贵屿,充当了本地人的雇佣工,赤手空拳拆散电子废物,大量的电子垃圾残余物(包括有毒物质)则被燃烧、填埋或随意丢弃。

        “洗金”的过程,会挥发出大量蒸汽状酸性气体,从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酸雾。用1200年前的工艺来处理21世纪的垃圾,这让贵屿饱受污染之苦。洗金产生的废水,和拆解后废弃的垃圾,也都对当地环境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破坏。看似“好赚”的钱却都是用健康和环境代价换来的。